问道区块链 | 公信宝黄敏强:数据经济万亿市场将迎来破局时刻

 
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发展,全球网民数已突破40亿人,占到全球总人口的54%。
海量用户每天在互联网上创造巨量数据,而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兴起让数据有了更好发挥作用的机会。
但大数据的兴起毫无疑问在侵犯用户隐私,大量企业在无底线的收集、贩卖用户数据,侵犯用户隐私。
随着侵犯用户的频率,造成后果的严重程度越来越高,侵犯用户隐私的行为产生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民众对保护隐私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所以很多国家出台了专门的法律法规,以限制企业任意使用用户数据的行为。
但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发展确实能够帮助企业提高效率,为社会创造价值。
那么数据隐私保护和更高效的使用数据之间,真的就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与盾吗?
 
4月11日晚,带着这个问题,区块链研习社社群专访栏目——《问道区块链》邀请了多年来专注数据经济发展的公信宝创始人&CEO黄敏强,为大家讲解数据经济破局之道。本次活动在“问道区块链创世群”进行,并在区块链研习社所有社群及合作伙伴社群进行直播。活动得到了星球日报、COINVOICE、耳朵财经、深链财经、Coin4A及各大媒体的大力支持。
 
黄敏强是数据经济领域的资深人士,公信宝从2016建立之初就专注于数据经济。2017年上线了业内第一家金融数据交易平台,和全国上百家知名金融机构达成合作,在区块链行业率先实现产品落地,率先实现稳定盈利。
 
2017年底公信宝上线布洛克城,独创数据挖矿模式,1年多以来注册用户数220万+,实名比例极高,用户参与踊跃。
 
4月10日公信宝又发布了全球首个《可信计算协议白皮书》,在数据经济领域迈出了里程碑式的一步。
 
黄敏强指出,在目前这个时代数据经济已经创造了14万亿的市场规模,有了可信计算之后,企业之间可以更合理合规的实现数据的共享、计算,将会有更多的合作被打开,整个赛道的规模会再扩大十倍到140万亿美金。
 
可信计算领域世界范围内很多巨头都在进行研究,包括国内的BAT,海外的Google、Facebook等,但是目前整个领域在商业化落地方面都还存在一些问题。
 
主要是安全方面和性能方面,纯硬件的TEE,纯软件的MPC多方安全计算和同态加密/零知识证明,都受到安全和性能的约束,公信宝的设计路线是通过TEE加密码学(软硬件结合)的方式去解决目前行业面临的问题。
 
而区块链在可信计算领域中发挥的作用主要有三方面,中立性、不可篡改性和清结算功能。
 
区块链提供的中立性环境可以完全避免作恶的可能性,在获取企业信任问题上有重要作用;不可篡改性可以把整个授权环境加密放到链上去,经得起未来的检查跟一些法律的纠纷,这个是中心化的互联网无法做到的;链上结算环境,可以做到账本公开,减少商业摩擦,增加合作顺畅度。
 
主题分享环节过后,区块链研习社创始人Higer与黄敏强就数据经济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度对话。
 
以下为访谈实录,由于篇幅较长,对部分内容进行了精简。完整直播内容可扫描下图二维码回听。

Higer(区块链研习社创始人):可信计算作为一项仍处在探索期的技术,在商业落地初期可能会面临一些什么样的难题?您预计可信计算距离真正大规模商业化应用还有多久?又会对用户自身的隐私保护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黄敏强:像你所言,可信计算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处于探索期的技术,之前可信计算芯片没有成规模,无法商业化。目前的纯密码学的方式,因为数学计算的一些性能问题,又相对较弱,所以技术环境本身在之前不是特别成熟。
 
像TEE、SGX芯片,也有一些缺点,大家研究的时间会比较长,大家更希望去用NPC或者说同态加密这样更灵活的方式。
 
普通的创业公司,没有能力长期去做研究,技术研究的成本,以及商业的切入点,是摆在我们这些行业从业者面前的难题。
 
公信宝将这几个点更好地解决了,我们解决和弥补了像Intel、SGX芯片自身的一些问题和一些缺陷,我们自己加上两组DKMP(分布式秘钥管理协议)、SSSG(安全秘密分享组)这样的密码学算法来进行一个补充。
 
像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又有非常好的一个正向的现金流收入,能够支持我们长期的研究和开发。我们也有非常多的金融科技的企业客户,我们非常了解他们的需求,他们想要什么,以及面临着什么问题。所以我们非常有自信,在今年可以实现可信计算的初步商业化。
 
可信计算以在个人跟企业之间建立桥梁,连通数据的拥有者、数据的使用者,以及数据的消费者。建立这个桥梁之后,可以在更好的保护隐私的同时,实现数据的计算,提升社会效率,增加数据的附加值。
 
这个是可信计算商业化对数据经济产生一些影响,然后对个人隐私的保护,就是真正让个人隐私数据得到了确权,确权就是你拥有这个数据,你会获得这个数据的保管权、收益权及使用权。
 
真正是将整个社会的数据使用规范和文明向前推进一步,而且符合中国的网络安全法,两高对个人隐私的解释,以及满足欧洲的GDPR,还有美国的隔离司法等等一些法律规定,是一种真正的实践。
 
 
 
Higer布洛克城上聚集了200多万的用户,包括我们区块链研习社很多也都是布洛克城的用户,这里面有很多GXC的投资者和区块链爱好者,作为普通用户来讲,除了技术以外,大家可能更关心可信计算的推行会对他们带来什么最直接的影响?这个您能简单讲一讲吗?
 
黄敏强: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对目前区块链的经济模型,其实不是特别的认可,会有很多是虚假繁荣,包括商业模式,最终的买单者都来自于二级市场的一些投资者,就是币圈的一些用户。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形成一些有效的商业闭环,就是不管牛熊也好,只要是社会在进步,行业在进步,社会在发展,都会有固定的一些付费方。
 
最好的付费方式就是来自于企业,企业付了费以后,它得到了服务,再去为整个社会服务,就不会再受整个区块链仅仅几百万活跃群体的一些情绪所影响了。
 
可信计算的协议的推出,以及未来可信计算平台的推出,就是让企业来进行买单,最终买单之后的结算是非常关键的。
 
企业使用数据需要付钱,付的钱就变成了到二级市场去购买GXC这样的行为,这种阶段性或者说周期性的购买行为,可能会抬高GXC的价格和市场需求。
 
企业用了个人数据会付钱给用户,用户可以选择兑换成GXC,兑换成GXC可以共享更好的生态发展,我相信很多个人用户,是愿意兑换成GXC的。
 
企业往往支付的费用是比较大量的,一个相对较大的企业客户,一年可能就要支付500万以上人民币的费用,如果计算量更大的话,可能会到达几千万。
 
还有传统的一些企业,会使用稳定币支付,稳定币可能会通过质押GXC的方式承兑,业务增长,会提高GXC的抵押量,减少流通量。
 
企业使用服务还会在手续费方面有体现,计算、合约的调用、结果都是在链上记账的,会消耗手续费,手续费最终还是需要用GXC进行支付。
 
通过结算支付这么一个功能,就可以提高GXC非常大的使用场景。
 
 
 
Higer从黄总刚才关于可信计算的介绍来看,可以看出可信计算在整个信息安全领域都是一个很重要的应用和研究方向。那么公信链在可信计算的研发上,与传统的BAT等互联网巨头相比,有什么独特的优势?
 
黄敏强:现在创业公司跟巨头存在一个博弈问题,就是谁先可以研究出来并且用于商业化。大厂有大厂优势,创业公司有创业公司的优势。
 
像BAT这样的公司其实优势很明显,有钱人多。但是企业内部,像市场、商务人员,其实并没有进入到项目团队里面,更多的是技术跟产品的团队。
 
这样的团队做技术研究是可以的,但是要去真正把它落地下来,这个需要从高层开始的ALL IN心态,往往大企业少有这种心态。
 
像BAT做C端能力是可以的,但在做B端的话,不见得非常擅长。面向中小企业,中小企业愿不愿意跟你玩,并且你懂不懂中小企业到底在想什么,要什么,这都是问题,因为数据规模不一样,商业模式不一样。
 
另外一个就是大公司无法承受未知的一些风险,比如说监管风险。全球数据隐私保护都非常敏感,国内金融科技不断出现爆雷,大家对这个领域的客户去做的话都非常担忧。
 
医药健康就更敏感,在没有完全确保,或者说得到更多的安全加码之前,他们是不敢大规模商业化的,所以更多是停留在研究或者说探索的一个阶段,这个是限制他们更重要的一个原因。
 
像我们这种创业公司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是全部ALL IN的,集中所有力量去做,去全身心的了解用户,找到用户的需求点。
 
我们跟巨头去比的话,第一个是我们有ALL IN的决心,另外一个,我们是可以非常好的去了解我们的客户,同时我们在区块链这个领域说实话比大厂研究的要更早一些,我们是16年开始整个团队就来研究了。
 
我们要非常清晰的认知到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区块链这个领域,去聚焦到数据经济这个细分赛道的原因。找到自己的优势,弥补自己的劣势,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赛道,然后深耕下去,这个就是制胜的一个关键砝码。
 
 
 
Higer黄总,我观察到最近随着开发者对GXChain的认可,布洛克城里的DApp应用类型也越来越丰富。那么在可信计算大面积推行后,会对GXChain上现有的DApp应用生态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对于DApp开发者来讲,又有哪些全新的机会?
 
黄敏强:布洛克城一开始我们在去创造它的时候,就是想做个人数据的链上管理,然后这些数据可以在DAPP里面用起来。
 
但是原来可信计算没有做好之前,我们一直不敢把布洛克城用户的数据授权给别人,所以一直只在链上存储。可信计算发布之后,用户的数据就可以进行数据的确权,然后授权给应用方,应用方在用个人的数据进行可信计算之后,可以进行一个变现,然后跟用户分润。
 
这样一来的话,布洛克城就会多很多数据经济类的DAPP,这个是过去整个行业都没有的。
 
对DAPP开发者来说,这些数据都可以拿给你用,并且我们又有可信计算的一些企业加入进来,那么开发者可以去调用这些健康的、有效的、连续不断,并且成本比较低廉的一些数据,用这些数据来去向金融科技、医疗健康、教育科技、人工智能等领域提供服务,获取收益。
 
这些应用最终是由个人来贡献数据,授权数据,甚至用户会主动给你提供数据,这些都是DAPP开发者可以获得的机会。
 
因为对于开发者来说,他的诉求其实要么是赚钱,要么就做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应用。我相信可信计算协议推广之后,这两个诉求都可以满足大家。
 
 
 
Higer据我了解,公信宝是一个很早就扎根在数据领域的区块链项目,随着区块链数字经济越来越受到国家部委及各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数字经济将成为未来政策扶持的重点,这可以说对公信宝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么我感兴趣的是公信宝在数字经济细分领域到底做了哪些事情呢?从而既契合国家政策的同时,还能大力发展自身的公链生态。
 
 
黄敏强:这里就是数字跟数据的一个命名,杭州之前叫数据化,现在都叫数字经济。中国各个城市,对数字经济都非常的重视,认为这是未来提升竞争力,提升生产总值以及发展经济非常重要的武器。
 
这个领域的红利才刚刚开始,不像房地产这样的红利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所以公信宝一定会在数字经济这个细分赛道上,做更多的事情。在这个赛道上,用区块链技术来结合去做更多的事情,把过去数据企业、政府、个人都很难解决的数据确权、隐私数据存储交换,数据计算跟数据应用等问题进行解决。
 
我们重点要做的,其实是如何把隐私安全、社会效率和法律保护进行平衡,我们在这方面做了非常多的工作。
 
我们聘请了非常多的法律顾问,也去研究了各个国家的政策,以及企业想要的服务,如何既要符合国家法律,又不能影响他们的生产效率。
 
如果你能够很好的去解决这些问题,解决他们的顾虑,让他们高枕无忧的去做生意,企业更加容易为你这样的服务进行买单。所以说我们在市场调研、技术研究、商业探索、法律政策、国际化考虑上,都做了非常多的工作。
 
我相信,在这个赛道上,我们依然能够保持目前已经建立的世界领先地位。

特别感谢以下媒体的支持:

 
发表评论

暂未开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