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U Talk 第十一期 | 减半币价不理想 矿业资源如何控

5月20日,由米又财经主办,中研智创协办,蜘蛛矿池与嘉楠区块链、矿工爸爸战略合作的[米又论]线上论坛正式举行。本期围绕减半币价不理想 矿业资源如何控主题展开分享。

 
以下是本期[米又论]实录:
 
Q1:第三次减半将如何改变比特币产业,尤其是矿业?
蔡永旭:改变有很多,比较直观的就是每天收币看到的0更多了,以后一个P算力可能都不够矿池最低起付点了。再沿用之前的粗放管理可能别人能开机你开不了机,别人开机赚钱,你开机赔钱,对矿工来说,每天机器的效率要更高,电费要抠的更细更准,矿场矿工本来就是唇齿关系,现在突然收入减半,矿工压力巨大,导致矿场招商都困难了,我们矿工爸爸软件提供给矿工一种新的电费计量方式,可以和矿场的账单作对比,适当的缓解矿工和矿场在电费计量上的矛盾。同时更简单直观的监管自己设备的实际运行效率,我们还有一款矿场爸爸软件,帮助矿场管理正规化、精细化和数据化,同时不介入矿场设备管理,简单易学还能保证矿场安全
 
Q2: :减半后,关于比特币价格的意见不一。从短期,中期和长期的角度来看,您期望什么?您认为今年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价格新高吗?
蔡永旭:期望当然是一路暴涨,但是这明显不现实,我认为短期内以震荡为主,中长期看涨。
很难。一来大环境依然很差,二来圈内目前没看到足够吸引大量散户资金入场的爆点。
每一次减半都是在矿工话语权的一次减半,在币价上的反应就是每个月挖的币少了一半,但是电费还要交的,工资还要发的,贷款还要还的,该抛币变现付账的还要付,但是现在只有这点币了,对市场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作为矿工我不预测币价,我们只是矿工,本质上就是买挖掘机干力气活的,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稳健,挖出来的币全部变现,但是我同时也会自己买一点币做做小波段,但是和矿机无关,绝不混为一谈。
 
Q3:减半之后,矿工、矿池以及矿场可以说都会受到影响。如果减半后价格未涨到预计的价格,会有多少矿机关机?矿场这种情况下是否会出现较大的亏损情况,该如何应对?
 
蔡永旭:减半影响最大的其实是矿场,矿工关机睡觉,币价涨了我在开机,但是矿场巨大的固定资产摊提还有用电额度如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脑门上,很多新建的高电费成本矿场主估计这几个月是要掉不少头发的,前有关机币价后有当地政策的左右不定,真的是要多苦有多苦,怎么办,第一开源节流,第二精打细算,我们矿场爸爸软件设计之初的目标就是精打细算的管理、丰富多样的收入来源,但前提是你要正规,你账本能摊开来,和矿工之间要能用数据说话,当相互足够信任了,矿场的收入来源就多了,矿场终究是个服务行业,服务行业就要让客户满意且愿意支付更多的费用得到你的跟多服务,有人因为穷,吃路边摊(就想现在S9,只能找水电),有人有钱,他想吃好的(就好像现在的s19,他要的是环境好,我还要跑2年呢),服务行业的目标就是满足不同客户的顶级需求为己任,做扎实服务。现在矿场的服务还仅限于请客户喝酒,不专业。
 
Q4:对比您处入矿圈的市场环境,当前的市场环境有何异同,对挖矿有什么影响?挖矿能抵抗币价风险吗?
蔡永旭:今年是非常特殊的一年,跟往年相比我们先后经历新冠疫情,金融危机,币价暴跌,减半。往年我们挖矿的暴利时代一去不返,需要从矿场下功夫了。现在挖矿回本越来越慢,资金链越来越紧张,只有把风险控在自己可接受的范围内才是最为稳健的!现在的挖矿还是要继续的,很多机器被淘汰,但是还是有盈利的在奔跑,所以只要选对了矿场与矿机,挖矿还是有利可图的!
Q5:2020年是矿业危机与机会并存的关键时期,您有哪些新的布局和计划,减半后挖矿是还是个好的投资选择吗?
蔡永旭:挖矿是一个绝对好的投资生意,因为他不同于其他任何行业,他有个无敌的优势,他不愁卖啊,没有甲方的资金克扣,没有竞争对手的反复冲击,随时变现。但是挖矿行业门槛太低,导致如同军备竞赛一样的矿机迭代,为什么迭代那么快,有人买啊,你造出来最好的,就不愁卖,买的人挖出来的币也不愁卖,你说这种生意哪里找?有一批实业转过来的投资者就是看中这一点,他们其实是有高超的管理水平,有完备的组织梯队,他们如果再用上我们的软件,一分一分的抠,一分一分的算,肯定是能赚到钱的。这时候自我修炼是最好的布局和计划,沉下来,精细化管理,做到一根电源线,一个水晶头都要算清楚的时候,你就有恃无恐了
以上是本期MIU Talk线上AMA社群专访实录。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米又财经
 
发表评论

暂未开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