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Token 大热但我们想说:FOMO 是病,得治

DeFi Token火了,火的毫无道理,火的一塌糊涂。

从6月的Compound开始,到最近的YAM、CRV,一个接着一个的DeFi币种此起彼伏的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令人目不暇接。

和传统“山寨币”相比,DeFi币种动辄几十倍,上百倍的涨幅确实吸引了整个行业的瞩目。然而,那些积极参与DeFi热潮的散户们,真的从中获利了吗?

热度不逊ICO

DeFi大军,来了

今年6月以来,DeFi产品Compound推出“借贷挖矿”的模式,一经推出,COMP的币价就从伊始的18.5美元快速拉升至380美元左右,其涨幅高达19倍。

消息一出,万众哗然,人们纷纷对这个价格怪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由此点燃了这把DeFi之火。现如今,这把火正烧的无比旺盛。

2020年伊始,DeFi的总市值大概在8到9亿美元,但是从5月开始,DeFi突然间像坐上了火箭一样,市值开始一路飙涨,接连突破20亿美元、40亿美元,再到近期的128.78亿美元。

8月19日,据DeBank数据显示,以太坊DeFi协议锁定资产总价值突破70亿美元。

无独有偶,根据区块链数据索引公司The Graph的最新数据,DeFi月查询数量在6月份突破10亿次。此前几个月,The Graph托管服务上每日查询量处于2000万到3000万次,但在6月份,每日查询量达到4000万到6000万。

伴随着DeFi概念大热,中心化交易所们当然也不甘示弱,争相上线DeFi项目代币以及合约产品。前有COMP两个月上线52家交易所,后有AMPL接连获得17家交易所的青睐。而成立于7月27日的YFI,短短1个月左右上线26家交易所,甚至YFI的衍生品YFII,都上线了9家中心化交易所。再加上近期,YAM一天上5所,HBO三大交易所不约而同的在同一时间点上线CRV。

DeFi炙手可热,恐怖如斯。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DeFi如此火热,但其相较于整个加密货币行业而言,依然只是活跃于小众范围,而且对于普通用户来说门槛仍然较高。更何况,各种产品作为金融领域的一次社会实验,其自身存在的问题和安全风险依然比较多。

前有Dforce遭到黑客攻击,后有YAM因为合约代码问题导致币价崩盘,不少用户损失惨重,短短几个小时,从10万到860的教训惨痛无比。无数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作为普通用户的我们,要想参与其中,至少要知道自己到底在玩什么。

为了方便大家更快速的了解各类DeFi产品,我们特地整理了DeFi目前的几个“当红炸子鸡”,以飨读者。

风头正劲的明星币种们

NXM

12个小时,7.2美元快速飙升到25.2美元,NXM市值突破1亿,K线急速的跳动让踏空的投资者不断叹气。

Nexus Mutual是以太坊互助保险,通过全权委托来共同分担风险。和我们目前使用的支付宝“相互宝”有点类似,将用户的保费集中放在资金池里,遇到理赔时,审核通过后用户将可以从资金池中获得一定的赔偿金。

值得注意的是,在NXM币价暴涨之后,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大户不断砸盘,早期投资者出货,价格慢慢回调到11美元,高位接盘的投资者被套在了山顶。之所以NXM短时间内出现暴涨暴跌,从机制上说,和其赔付能力比(MCR%)息息相关。

简单来说,赔付能力比是储备金池和最低赔付资金的比率。也就是说NXM储备金池里最少需要有多少资金,才不会面临无法给客户赔付的风险。

短期之间可以通过操纵赔付能力比来影响币价,但是这种方式并不可持续,随着大户出货,赔付能力比下跌,价格也会很快跟着下跌,长期还是得靠业务的增长带动价格上涨。

因此,NXM暴涨看似很疯狂,其实只是虚假的繁荣。此外,必须要说的是目前NXM最大的风险正是来源于自身系统的风险。总有新的漏洞不断被发现,被利用,甚至是逻辑而不是代码层面的漏洞。形式验证无法完全暴露合约漏洞,逻辑漏洞是没法查出来的。

NXM短期内变成热点虽然只是市场的炒作,但去中心化的保险还是值得去探索与尝试的,毕竟,安全问题始终是悬在DeFi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到截稿时间,NXM价格再次冲顶到57.98美元,原因究竟是业务增长还是市场炒作,也许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正确答案。

YFI&YFII

YFI从不让人失望,在经历之前的低迷以后,YFI再一次起飞了。8月18日,YFI价格短时突破12821美元。这个被创始人称作“空气”的治理代币,在出现的短短几天的时间就从3美元涨超4500美元,随后又经历了分叉,价格下跌,上线币安……如今正式超越比特币的价格。

YFI是DeFi平台yearn的治理代币。yearn是一个支持多种DeFi协议的聚合平台,它可以在各个提供流动性挖矿的DeFi协议之间自动移仓,帮助用户获得更高的收益。

此外,在众多标榜“去中心化”的项目中,YFI是最具比特币的气质和区块链精神的一个。

首先,项目的创始人Andre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打造了这个项目;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打造项目后,Andre毫不犹豫的选择激流勇退,将项目交给社区治理;再次,项目的代币YFI总量限定在3万枚,没有团队份额,没有预挖,没有公募,甚至连创始人自己都没有代币奖励。要想获得YFI,只有挖矿这一种方式。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议和分歧,在还没有成长为比特币之前,YFI却面临了比特币的“劫难”——分叉。由于YFI总量固定在3万枚,对于热衷于挖矿的玩家来说,根本不够挖。另外,如果没有挖矿,大量的资金也会从池子里撤出,对于YFI来说或许会有不利的影响。

这时候,一些社区成员提出了增发方案,将3万枚的总量变为6万,同时仿照比特币减半机制,每周减半,这个提案被称作8号提案。不过,8号提案得到了80%以上的支持率,但因为总得票率未达到最低要求33%而失效。从投票结果上可以看出,持币的大户根本没有参与投票。

这里其实就体现了YFI作为治理代币的作用:可以质押投票来决定项目的发展方向。于是YFI社区里的一些成员决定对项目进行分叉。用YFII社区的说法是:为保证Andre的天才构思和系统不被前期巨鲸账户所控制,我们对YFI项目进行分叉,代号为YFII。

脱胎于YFI的YFII,一开始并不被看好,在很多人眼里,这不过就是一个国产山寨品而已。不过YFII接下来的暴涨,让很多看空者闭上了嘴巴,默默地吐出两个字:“真香”。加之随后的Balancer“封杀事件”,使得YFII一下摘掉了“山寨”的帽子,成为了玩家口中的“DeFi国货”。

YFI和YFII一样,要想获得代币,除了二级市场购买以外,只有挖矿一条路。但是,对于YFI来说,挖矿基本上被大户所把持,散户小资金挖矿,收益都还抵不上手续费。虽然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产品,但却并非一个公平的游戏。所以,在FOMO情绪浓厚的二级市场接盘成为更多人的选择。

大户挖矿,社区喊单,散户接盘,你抛售筹码,我接过来,再卖给他,把人气聚拢,把盘子做大……怎么样,这个操作是不是似曾相识?

Link及预言机系列

作为2020年最强势的山寨币种之一,LINK多次让踏空的投资者拍断大腿。若要盘点近一年来最抢眼的币种,非LINK莫属。

2019年下半年至今,它曾多次领跑大盘。LINK不仅是“312黑天鹅”之后率先收复跌幅的币种之一,近期更是连破历史新高,市值甚至超过老牌主流币种LTC、BSV越居全球市值第6位,反观同时期的明星币种XTZ、Atom的表现,则远不及LINK。用“疯狂”这个词来形容LINK的表现,一点都不夸张。

LINK币价暴涨,让投资者看到了市场对去中心化预言机的需求,目前这部分需求主要来自于DeFi。那么只要DeFi的热度还在,就会有预言机市场的需求。可是LINK已经拉升了这么多,市值都全球第六了,这车上还是不上?上车可能被套,不上车可能一直踏空。

于是,聪明的投资者们将目光瞄准了其他几个市值较低的预言机项目,诸如Band Protocol、Nest Protocol、Tellor等。但如果横向对比来看这些去中心化预言机的话,Chainlink明显具有先发优势,处于龙头地位。

不过Chainlink和其他预言机项目相比,也存在其缺点和问题。比如,Chainlink提供的预测服务价格过高。另外,随着业务规模的增加,节点造假获得的潜在收益越来越高,同时也会降低Chainlink的安全性。

YAM

8月13日凌晨3点,名叫YAM的DeFi项目出现了,其价格短暂上升至200美元之后,便一直维持在109美元,资金池抵押资金数量高达6亿美元。YAM单价从109美元跌到0.9美元,跌幅超过98%,资金池缩水到2.8亿美元。云泥之变,只发生在36个小时之内,准确的说,是发生在8月13日16点的一个小时之内。

Yam Finance是一个试验性协议,其定位偏向流动性挖矿聚合器。

简单地说就是YFI+AMPL的模式,采用了YFI的挖矿产出方式,但支持几乎所有主流DeFi token,YAM则是和AMPL一样的通胀通缩模型。

YAM初始分配采用YFI模式,没有预挖,没有投资人份额。同时,YAM在算法稳定币Ampleforth的弹性供应模型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关键的补充机制,即每次供应扩展的部分都用于购买yCRV(高收益美元稳定币)并将其添加到YAM储存库中,由YAM社区治理。YAM的最初总供应量为500万个。

8月12日凌晨3点,DeFi项目Yam Finance进行了首次代币分配,将其中的200万初始代币(YAM)平均分配给8个质押池,每个质押池为25万枚,初始代币分配持续7天。

8个池分别是COMP、LEND、LINK、MKR、SNX、WETH、YFI、ETH/AMPL Uniswap v2 LP。YAM的崩盘,与“调整总量”这一机制设计有很大关系。YAM初始代币总量为500万枚,每隔12小时一次“弹性供应调整”(Rebase Period),即北京时间上午4点和下午16点。假设用户持币占总量的1%,Rebase后依然占比1%,只不过数量发生改变,可以获得更多/更少的YAM。

有社群成员表示,本次项目与“弹性供应调整”(rebase)合约存在漏洞有关。据知情人士透露,是因为YAM核心开发人员在原生代码中少除了一个1E18,并且把原生代码中的两个变量用混了,导致该行计算结果比产品设计大了1E24倍。

换句话说,Reserve之后,YAM突然向池子里增发了24个数量级的代币,这也导致整个市场,YAM数量过多,币价一落千丈。很遗憾,YAM失败了。但是在YAM暴跌至最低0.6美元时,依然还有用户选择抄底,并在不久后以1.4美元的价格卖出,一进一出,赚的盆满钵满。

YAM崩盘之后,YAM的官方博客发文表示:“我们将设立一个Gitcoin赠款活动,以协调社区资助来完成YAM合约审核。如果达到资金目标,在审核完成后,我们计划通过迁移YAM原有的合约来支持启动YAM 2.0。”

但是,YAM2.0还只是一个概念,希望经历过YAM过山车疯狂Farmer之后会将“风险”二字牢记在心里。

CRV

8月14日,币安、OKEx、火币三大交易所宣布同时上线CRV。币圈的“老韭菜”从来没见过这么一种场景,一向自视甚高的交易所三巨头,竟然俯下身去争先恐后地上线同一个项目。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又一条重磅消息袭来:Uniswap上CRV价格达30美元,按照这个数字计算,CRV的市值突破900亿美元,轻松超过以太坊市值。连币安创始人赵长鹏都忍不住发推:现在市场疯了,大家要对自己的投资行为负责。狂热的市场让一日崩盘的YAM迅速被抛诸脑后,CRV成了新的DeFi“宠儿”。

我相信关注DEX赛道的投资者或多或少对Curve有一定了解。它是建立在以太坊上的流动性聚合协议,类似于去中心化交易所。用户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进行DAI、USDC、USDT、TUSD、BUSD和sUSD等稳定币,以及以太坊上的BTC锚定币的兑换。换句话说,CRV类似一个专门的稳定币交易所。

相较于Uniswap,过特殊的自动化做市商(AMM)算法,Curve的交易费用和滑点较低。

虽然是DeFi项目,Curve早期还是由团队管理,相对中心化。为了实现去中心化,Curve推出了去中心化组织Curve DAO。而CRV就是Curve DAO的治理代币。

CRV代币总量30.3亿枚,初始发行13亿枚(占总量的43%),具体分配方式如下:62%分配给流动性提供者(其中预挖轮占比5%,一年内线性释放,正式轮占比57%);30%分配给股东(团队和早期投资者),锁仓2年,在未来2-4年之后线性解锁;3%分配给雇员,在2年内线性解锁;5%分配给社区储备池。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资金池的变大,CRV的挖矿再次成为大户的游戏,资金体量较小的散户被高昂的手续费劝退,大户们则占据优势地位,挖卖提。被裹挟在这股浪潮中的散户,或许觉得门槛高,或许因为资金体量小,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在交易所二级市场接盘。

DeFi浪潮中

散户可以拥有姓名吗?

上述的币种在DeFi领域只占很小一部分,据非小号平台统计,目前有活力的DeFi币种至少在30个以上。

但是,细心的读者也发现了,上述币种,其初始参与的途径只有在去中心化平台上挖矿,而就算后期多家交易所接连上线DeFi交易对,甚至有的交易所还开设了DeFi板块,但相较于挖矿的成本而言,从二级市场买入DeFi币种的价格往往高到离谱。

甚至有玩家笑称,去二级市场买DeFi,就可以等同于高位接盘。因为当玩家得知“暴涨”消息的时候,很可能是经过了从DeFi KOL的Twitter到微信群传播路径的转了七手的“内幕消息”,当你与“中国大妈”同时入场,必然也逃不脱“追高——被套——割肉”的命运了。

那么,直接参与初始挖矿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呢?有人算过一笔账,要想在一系列的DeFi挖矿活动中获利,起步至少要有10万美元级别的资金投入,否则得不偿失。由于在流动性挖矿中,玩家的获利比例和自身投入资金在资金池中的占比息息相关,因此散户们的小规模投资几乎在DeFi中赚不到钱。

再加上以太坊高额的gas,散户们往往赚到的钱还无法抵消gas的支出。除此之外,DeFi本身还不成熟,漏洞和风险同样也是不容忽视的要素。

所有命运的馈赠,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为FOMO付出了代价,入局了追涨杀跌的游戏,承认自己是图中间的那部分人,不丢人。

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DeFi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谨慎,再谨慎。

发表评论

暂未开启

相关文章